中国网小记者
中国基层门户网

男子违规穿越羌塘无人区失踪80天

2018-01-11 09:51:58    来源:人民网    

日前,青海可可西里、新疆阿尔金山和西藏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联合发布公告,禁止一切单位或个人随意进入保护区开展非法穿越活动。而就在这个公告发布前一个月,徒步爱好者刘银川从西藏双湖县出发,进入羌塘无人区,至今已80天。西藏羌塘保护区那曲管理局工作人员10日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近年来,有越来越多的人非法穿越羌塘等三大无人区,这对当地的生态环境会产生很大威胁。

1500公里

单人徒步穿越无人区失踪

在进入无人区之前,刘银川曾经在拉萨的一家青年旅社住过几个月的时间,这期间他一直在准备这趟长距离的徒步穿越。青旅老板罗先生告诉北青报记者,刘银川原定的计划是在2017年末先走新藏线,等今年5月份再穿越羌塘,但是由于徒步新藏线所需的边防证一直没有办下来,所以临时决定先去穿越羌塘、可可西里、阿尔金山这条路线。“10月份肯定不是最好的时间,冬天的无人区最低温度可以达到零下50度。”罗先生说。

去年10月19日,刘银川在朋友圈发布了自己此次徒步的路线图。按计划,他将在10月23日从那曲市双湖县出发,途经羌塘、可可西里和阿尔金山三大无人区,最后在青海的花土沟镇结束本次徒步之旅。

刘银川预计自己此次徒步将会历时60天左右,在朋友圈中他写道:“此次穿越12月20之前如果还未出来,请大家再耐心等待10天,2018年1月1日也未出来,请不要再来寻找,请记得我有唯一的信念,坚持的活着!”

当月23日,刘银川到达双湖县,他发现徒步者不能办理许可证,于是选择了逃避检查站的方式进入了羌塘。在刘银川原计划进行徒步穿越的时间里,他的女友和其他朋友都比较担心,但是无人区内没有手机信号,所以他们也无法和他取得联系。

眼看到了约定好走出无人区的日子,刘银川却还是联系不上,他的女朋友小曾打电话给刘银川的弟弟刘佳,“我觉得不太对”。这些年见惯哥哥东奔西跑的刘佳也感到隐隐不安,大家开始联系刘银川的朋友,在网上发布了寻人信息并报了警。寻人信息发出后,一位驴友发来了一张和刘银川的合影,照片拍摄于10月31日,当时刘银川在无人区内遇见了这位驴友,该驴友当时正在无人区内驾车穿越,这也是目前已知刘银川最后一次出现的时间。

因电影更热

三大无人区禁止非法穿越

罗布泊、阿尔金、可可西里和西藏羌塘被称为中国的四大无人区,这些地方环境恶劣、天气复杂多变,自然地貌从低海拔的干旱沙漠跨越到了高海拔的严寒地带,是名符其实的“生命禁区”,但这些地方的美景却也让这里成为无数探险者的终极梦想。作为有着7年徒步经验的老户外,一直想穿越这些无人区。

2017年11月初,电影《七十七天》上映,这部以探险作家杨柳松77天孤身穿越羌塘无人区的真实事迹为蓝本创作的电影将羌塘等我国西部的无人区推向了大众,影片中羌塘地区壮阔的美景令人神往。

然而,包括羌塘在内的这几大无人区也是我国面积最大的自然保护区群,具有极高的生态保护价值,一些非法穿越可能会影响到当地的环境保护,同时无人区自然环境较为恶劣,非法穿越本身也存在较大的安全隐患。

2017年11月20日,青海可可西里、新疆阿尔金山和西藏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联合发布公告,禁止一切单位或个人随意进入保护区开展非法穿越活动。公告表示,近年来,部分户外运动探险者在网站论坛公然发帖,擅自组织,随意进入三大保护区核心区、缓冲区进行非法穿越活动,严重破坏了脆弱的高原生态环境和野生动物栖息地,而且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

公告中称,对违反规定的单位或个人,一经查处,将严格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予以处罚。对因非法穿越活动造成保护区自然资源、生态环境严重破坏的单位或个人,根据有关法律法规交由公安机关处理,直至追究刑事责任。对因非法穿越活动造成的人身伤亡等事故,责任由开展非法穿越活动的单位或个人承担。

保护区管理局:

非法穿越猖獗 给当地带来困扰

西藏羌塘保护区那曲管理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近年来的确有不少驴友违规进入羌塘,徒步或驾车进行穿越,给当地管理工作带来不小的困扰,“据我了解,这些人基本都是没有通过合法申请进入的,都是非法穿越羌塘等无人区的,而且近年来有人数越来越多的趋势。”

据了解,一般进入羌塘自然保护区需要到保护区管理局申请,经自治区林业厅审批方可进入,并且只会批准驾车穿越,徒步穿越风险极高,一般不会通过申请。

非法穿越无人区除了对个人安全带来极大危险外,对当地生态环境也会产生较大的破坏。这位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羌塘地区是藏羚羊、野牦牛、藏野驴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栖息地,此地生态环境也比较脆弱,非法穿越会对当地生态环境造成较大的破坏。“很多自驾的非法穿越都是八九辆车,一辆接一辆地进入,破坏比较大。”

“整个羌塘地区约28万平方公里,只有780个专业保护人员,管理难度很大”,这位工作人员无奈地表示,一方面管理人员不可能覆盖到所有地区,另一方面他们也很难掌握这些非法穿越的人的信息,一旦出了危险搜救难度也很大,“现在我们的管理人员每天都会巡逻,但是巡逻的面积和范围太广,一天把所有的范围都转完是不可能的。”

对于刘银川失联一事,这位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目前保护区管理人员和当地森林公安正在开展救援,但目前仍未找到刘银川。

文/本报记者 张月朦 付垚

[责任编辑:张九阳]

相关新闻

关爱留守儿童
绿色出行
鲁冰花

关于我们| 网站概况| 法律顾问| 服务条款| 人员查询| 广告服务| 供稿服务| 合作伙伴|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有害短信息举报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阳光· 绿色网络工程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北京通信局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邮箱:chinajiceng@163.com    电话:010-63607677

备案号:京ICP备16016777号-3

Copyright© 2016 Chinajiceng.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