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小记者
中国基层门户网

监利县大垸农场的李铁生——【诚信是金】坦坦荡荡的信义汉子

2020-06-20 13:52:52    来源:中国基层网    

引 言

古人云:“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我与监利县大垸农场的李铁生先生认识几年了,交往虽不多,但相处很愉快。这次,李先生专程从大垸开车过来,接我们去看那里的农业合作社。李先生大步跨进办公室,声如洪钟、身材魁梧,好似一个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李先生带来一股英爽、朴素之气,让人如沐春风。握手交谈之后,只见李先 生取下红色休闲帽,头顶以“赤诚”示人,敞开着灰白色棉布衬衣,一身黑色的长裤,穿着随意的运动鞋,根本看不出是在棉花业、农田里奋斗了十几年的老手了,最明显的是睿智的眼睛中透出诚恳的目光。

一路上阳光明媚,欢声笑语不断。经过鄢铺渡口,只见游人如织、车辆沿着江堤停满了,喧闹异常。大堤两边的麦子熟了,金黄的一大片;油菜籽颗粒饱满,沉甸甸地压弯了腰;鱼塘里波光粼粼,肥鱼浮水摆尾,好一派丰收的景象!

李先生一边开车,一边自我调侃:“我没有什么本事,在乡下闹了几十年,还不如你们。”我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树木、农田、房屋、电线,若有所思,沉吟后方才说:“你这是谦虚啊!”又说:“我真想在这里租一处房子,有空带孙子来住上几个月,真是世外桃源!”七弯八拐,进了一处小巷,车开到尽头,便是一排五间的平房,最前面的那间房子便是李先生的家。李先生家门对面是六七十年代的建筑,高大的墙壁、裸露的红砖、完好的黑瓦,散发着计划经济体制时代的独特美学痕迹。李先生介绍道:“这处房子,就是我以前的轧花厂,那时很火……”李先生一边讲,一边为我们倒了清茶,略事小憩, 然后带着我们走进他的世界……

13542907837332818_89.jpg

从零开始:在一张白纸上描绘事业的最美画卷

监利县大垸农场全称人民大垸农场,始建于1957年12月,原属湖北省直管,北枕荆江大堤,南濒浩浩长江,东与监利红城乡接壤,西与江陵、石首为邻。场域面积146平 方公里,常住人口4.1万人,资产总额4.5亿元,是一家以农业为基础、工业为支撑、第三产业为配套的综合性国有农垦企业。当初建场的时候,这里没有多少人,条件很苦,荒野里常有狗、兔、鼠、猪出没。后来,一些人陆陆续续搬到这里开荒、居住。李先生原名李铁生,出生于1964年1月5日,大垸农场人。周围的乡民们喜欢喊他铁哥(锅)、老李,如今时兴喊“老铁”。李先生还有 一个典雅别致的名字——李钦御,是当地的一位风水先生取的。风水先生告诉他:“圣人云: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你相信我,让我为你取了新名字,我愿你以后走的道路会更顺利。”说起来也奇怪,这之后,李先生干起事业来很顺利,估计与这个好名字有关。

李先生的爷爷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一辈子忠厚老实。李先生的父亲先后在大垸农场担任过队长、柳口党委书记等职务,还领导过农场的建筑公司。李先生的父亲在1998年便退休了,虽然是国家干部,却是按照农民的待遇退休的,每月退休工资不是很高。李先生的父亲有很高的思想境界,说:“不怕工资少,就怕死得早。”李先生接受爷爷、父亲关于做人方面的家教很多很严,譬如千万不要占别人的便宜、不要贪得无厌、不要好逸恶劳等这些正确的价值观,深深地影响了李先生的一生。李先生初中毕业后,始在村里当农机员,1982年去供电站当电工。1990年,李先生深感电工的那点工资无法糊口,加上胆子大、敢搞,于是去干棉花个体—— 轧棉花,后办轧棉厂,由最初的一台机器增加到了五台,十几个人,干得热火朝天。大垸农场处于江汉平原腹地,地势平坦、土地肥沃,光照充足,雨量充沛,适宜于棉花、水稻生长。然而后来农场调整产业结构,种棉花的人越来越少,李先生停办轧棉厂。2012年,李先生投资一百多万,在长江边承包了二百多亩地,搭建简易的棚子,养起了鸡、鹅,只因技术不成熟、走瘟症等种种原因,死了很多,不仅本钱赔了个精光,还贴上了工钱、饲料钱。

2013年,通过熟人介绍,李先生认识了张国模先生,由于有共同的理想与奋斗目标,两人一见如故、把酒言欢。之后,两人又召集了三个人,成立了监利县五佳果蔬农业合作社。五个人中,以李先生、张国模先生为主,一起探讨种植农田作物,不断推陈出新,跑项目、改良品种。所承包的农田,由先前的几百亩扩充到了一千多亩,他们承包的是长江边湿润肥美的沼泽地,种植了南瓜、玉米、西瓜、油菜、包菜、黄豆、红高粱等作物。今年,李先生有一块田种的是玉米,秧苗长势良好,绿油油的。另一块地在长江边,连绵无际的油菜田,十分壮观。农闲的时候,李先生还会丢下轿车,远足田野,来回一二十里,越走心里越亮堂。有时候,李先 生还扛起锄头,到稻田里参加劳动。李先生从内心里拒绝一切庸俗、花哨的娱乐,爱看书,特别是毛泽东同志的著作,反复阅读,汲取能量。他多次去湖南韶山瞻仰毛泽东同志的故居,缅怀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奋斗的心路历程。

李先生还喜欢旅游,去过西安、延安、黄帝陵、壶口瀑布、衡山、北京紫禁城、周庄、上海、内蒙古等处著名景点,见识甚广、眼光辽阔,对于他处理事情很有帮助。李先生本来就是一个不喜欢计较鸡毛蒜皮的人,在观看了祖国壮丽的山河、瑰丽的建筑之后,更加觉得人生在世如白驹过隙,应当适时善待自己。李先生做事非常认真,事必躬亲,最反对投机取巧、坑蒙拐骗。对于田里的作物,他几乎隔上一天便会去看看,密切关注作物的情况。有些病虫害的事情,他都是亲自调研,钻研灭虫的法子,买到最划算的杀虫药。很多乡民种了几十年的田,都承认不如他,说他是“种田的好把式”。至于种植、施肥、收割等事项,均是找农机、找人帮忙弄,他认为那样更划算。李先生做生意有一条原则,不搞赊账。客商要货,可以挑好货,但是必须过磅以后,必须结账,赊欠的事情免谈。这件事看起来有一点严肃,但是站在李先生的角度来看,亦是很正常的事情。做生意,倘使没有现金流,完全靠拆东墙补西墙,是做不长,甚至于要出事的。

李先生还坚持诚信经营,有什么说什么,绝不夸大其词,把人骗得团团转。由于李先生诚信经营、 质量第一,合作社出产的农产品根本不用打广告。全国各地的客商慕名而来,排队采购蔬果。有些太熟的客商,李先生还会包起宾馆,让他们住进去。他常说的一句话是:“质量与诚信是我们的生命线,宁可不赚钱,也要维护生命线。”俗话说:“做生意就是做人。”靠着这样一种信念,李先生的朋友遍及天下。

1354418235439113_89.jpg

精益求精:为了病中亲人巧施医生的妙手仁心

李先生的外公略懂一些医术,告诉过他一些药材的药性,还带他认识了草间荒地的一些土中药。那时的李先生,虽然年幼,但是至少在内心里萌发了一些对于中草药探索的兴致。

成年以后,李先生为生计而劳碌不已,无暇顾及研究中药。直到2009年,李先生的妻子被查出患了脑癌,他才重新拾起《本草纲目》(彩色图鉴)、《中国秘方全书》等医书,研究偏方、妙方。在研究的过程中,李先生没有太大的把握,还是出钱安排车子送妻子到武汉的某医院动了手术。从2009年9月底陪妻子到深圳住院动手术。2017年8月又陪妻子到武汉中南医院做第二次手术。前后整整八年,直到妻子去世,李先生毫无怨言、不离不弃,尽

到了一个做丈夫的责任。期间,很多友人打电话或者上门来关心他妻子的病情,并提出倘使需要治病费用,可以资助。李先生一一婉拒,还表达了真诚的谢意与感激。

在妻子生命的最后一年里,李先生配制好了药方,但是心里没有底,不敢拿出来给妻子喝。那样,妻子只能日日与抗生素为伴,体质一日不如一日。失去妻子,李先生非常痛苦与内疚,心想一定要找到良方治好绝症,救助家里的其他亲属。李先生如今每次想起这件事,经常对人说:“我的胆子太小了,要是早点尝试一下,不去什么大医院开刀动手术,或许还

可以挽回她的性命。”在李先生的妻子去世以后,来说媒的人踏破了门槛,连他妻子的娘家的兄弟都劝他再找一个,说他的日子太清苦了,说他这一辈子对得起她了,以后要为自己的晚年做一个好的安排。连他的女儿——毕业于武汉某大学的油画系高材生——都劝他找一个老伴,安度晚年。在这附近,乡民们提起李先生,没有一个不翘起大拇指的,都说这个人是模范丈夫,谁要是跟他,一定享福。在这之后,李先生八十多岁的父亲的肝脏出了问题,叫做肝破裂,腹腔喷满了,很危险,属于恶性癌症。李先生带着父亲四处寻医问药、住院治疗,然而收效甚微。

俗话说:“世上没有遮天布,只有一物降一物。”又说“病有千种,药有万种。”这时,李先生被逼得没有退路了,又重新拿起医书,刻苦钻研起来。有时,为了弄懂一个方子每味药的剂量、药性,李先生多次打电话询问县外、省外的著名老中医,直到弄懂为止。此外,李先生还拜附近的老中医为师,学习中医药知识。俗话说:“精诚所致,金石为开。”或许是孝心感动了天地,终于,李先生配置出了一单药方。他将药方拿给县内的几名老中医看了,他们不置可否。这时,他父亲的病又加重了。李先生在征求父亲的同 意后,决定“孤注一掷”。李先生的父亲说:“什么药,我都吃高(遍)了,没有什么效果。你现在熬的 中药,不管好不好,我现在要试一试。”或许是药方配置得当,而且熬制得又好,在李先生的父亲连续喝了十几个疗程后,奇迹发生了。李先生的父亲感觉肝脏不再疼痛了,还可以拄着拐杖慢慢走路了。又连续吃了两三个月之后,李先生的父亲恢复了昔日的活力,人们都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13545330525313687_89.jpg

真情实意:在别人危难之时慷慨解囊扶危济困

俗话说:“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人在江湖上闯荡,靠单打独斗,不说注定要失败,但至少做不大。聪明的人都知道团队的力量,知道友人们的真诚协助,可以让你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李先生待友人热情如火,性情率真耿直,可以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又可以谈天说地、开车驰骋,因此,在他的周围,有很多志同道合的人愿意与他交往。很多人的失败,就在于忘却了常识,开口便忽悠人,谁也不傻,被骗过一两次后,永远不可能搭理你。譬如前几年,垸内的一处堤坝快要被大水冲垮了。李先生叫来了一辆挖机,但那天雨下很大,路很不好走。挖机师傅不愿意去。李先生拍着桌子说: “兄弟,雨大,但堤坝更危险。你今天帮我的忙,一 分钱没有给你的,你去不去?”挖机师傅本来就是李 先生的熟人,这时大声道:“去!”这台挖机去了。 李先生担心忙不过来,又打电话联系河对面的大挖机 师傅,还要求渡船运过来。渡船师傅担心大挖机压坏 渡船,不肯答应。李先生一个电话打过去,大声道: “兄弟,情况紧急,你必须来。今天没得一分钱给 你,你运挖机过来帮忙,快!”渡船师傅连忙答应 了,不久,大挖机来了,与小挖机一起配合,将垮处 补上了。 在这次新冠病毒肆虐期间,李先生组织人力 到田里砍包菜,抢时间运出去,送给大城市里的市民。那两天,阴雨绵绵,有时雨势还很大。五十多 个乡民不愿意干了。李先生将大手一挥,大声道: “你们今天一个人都不准走,都帮我的忙,大雨不停搞,小雨作力搞,不下雨加油搞!”话说完,这 五十多个人没有一个人再提走的事,任劳任怨地将包菜砍完,装车。 由于雨水积在路上,一段土路特别是上坡的那段路,泥泞难行,严重影响了运输,最怕的是货车会爬不上去,翻下来——那损失可就大了。李先生知道后,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打电话请来挖机师傅,填平

了上坡处的坑坑洼洼,让货车得以顺利上去。李先生私下对别人讲:“那是我接的蔬菜运输指标,就算是下刀子,我都要干。很简单,你不干,别人会干。雨水季节,包菜烂得很快。你不抓住时机,全部坏手里了,那时后悔都来不及。”刀子嘴豆腐心,说的便是李先生这一类人。

李先生深知有很多事情是钱办不到的,“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用真心去管理团队,才会长长久久。事后,该支付的劳动报酬,李先生只会多给,但绝不会不给或者少给。李先生将天地良心看得很重,譬如这次,他一想到在大雨中浑身湿透的乡民们,心中便不安,于是在每人每天150元的基础上,他多加了20元,钱虽不多,但是有真挚的情谊在。那些乡民表示很理解,纷纷说:“还是不加了,每个人加20元,算下来,一两千块。你这次也是做好事,捐菜给别人,一分钱不赚,还倒贴工钱——这20元钱,我们绝不能要。”这样良性的互动,弄得大家心里都很舒服。在李先生这几十年的时间里,虽然没有成为腰缠万贯的沈万山式的富人,但家境至少超过了一般的老百姓。李先生曾经资助过一个亲戚100元,后来这个亲戚事业做得很大,总资产20亿。只要李先生开口,根本不用愁钱用。但李先生对我们说:“我不愿意靠这个亲戚生活,我好脚好手,随便弄弄就是十几万,花不完用不完,多硬气哟。”

每年,几乎都会有几个故旧、亲属来借钱,有的借三千,有的借一千,有的借几百元。这些人中的一部分人同他几乎很少来往。但这些人家道不是很好,李先生都知道,几乎没有去讨要过。别人跟李先生提起这些事,他很大气,最同情弱者,不喜欢斤斤计较,道:“只要是人,都有困难的时候,况且这些钱又不是很多,他们还也好,不换也好,无所谓,权当我支援他们了。”在城市与乡下,能有这样豁达的心胸的人,不是很多。很多人,有时为了几块钱都会翻脸,更不用谈成百上千了。

热心抗疫:大爱和诚信之举名闻遐迩誉满江城

李先生的一颗心始终是热的,又好像一团炽烈的火焰,燃烧自己,照亮别人。李先生有一个友人在广州经商,患风湿多年,特别是到了阴雨天,疼得活汪(呼唤)乱喊。今年, 这个友人卧床了,无奈之下,想到了李先生的奇术,请求帮忙。李先生去他家看了以后,流下泪,说:“兄弟,你这个病,我看了,一定帮你看好,分文不要。”几天后,李先生开了方子,亲自到县城药铺抓了药,给友人拿去,让他的家人天天熬制、饮用。五十多天后,友人能够下床了,这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在这五十多天里,李先生多次去探访,给予关心、关怀。

李先生的朋友遍及天下,他结交朋友以信义、热情为宗旨,不说一句假话、不干一件假事、不欺骗 一个人。李先生经常对朋友介绍自己的个性:“我这个人生就了的性格,不会忽悠人,要我说假话,特别 难受,根本说不出口。我喜欢直来直去,不会伪装。 以前我脾气很坏,现在还改了一些——老是开口就嚷 也不好。与人交往,我情愿吃一点亏,我相信吃亏是 福。但我这个人不怕事、不惹事,如果有人挑起事端,我不会屈服。” 李先生为很多朋友帮过忙,那份情谊,别人都记得。在李先生困难的时候,很多朋友主动提出借钱给他,还不要利息,帮助他摆脱困境。只要是手里还宽裕,李先生不会轻易开口借钱。但只要他开口,没有人不乐意借钱给他的。李先生有很多年没有在银行贷款了。因为有他信用的口碑在,他在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筹集到想要的资金。一个人能够取得其他人这样大的信任,本身便是一个伟大的奇迹。一次,李先生本想找三个朋友每人借十万。但他找第一个朋友的时候,忽而试着开口,说要借三十万。这个朋友二话不说,让他来,一起去银行提款。有时候,李先生手里有了活钱,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借钱给他的朋友,并找上门去还。但很多人提出:“先放你手里周转,我不差那点钱,最后一个还我罢。”古人云:“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今年的抗击新冠病毒斗争,巨大的危机考验着每一个人的德行、耐性。李先生非常关心处于围城之中的武汉人民,多次打电话与政府联系、交流,并组织车辆,无偿为武汉、仙桃等地的人民运去了价值二十多万元的新鲜蔬菜,不取分文。提到蔬菜,李先生自豪地告诉我们:“我们种的蔬菜质量过硬,打包的时候,如果看到烂的蔬菜、太小的蔬菜,我还会要求搬运清理出来。我不能够客商失望,说我们敷衍了事。”他是这么说的,亦是这么做的。譬如,这次李先生组织车辆、人力,运送包菜、冬瓜等蔬菜出去,他发现有一部分冬瓜的外皮溃烂了,于是果断让人清理下去,然后补充完好的冬瓜上车。有人不解,说:“你这是送人的,干嘛这么较真?”李先生道:“我的真心,城里人会知道。糊弄人,是做不长的。” 2020年3月11日,湖北汇东农产品有限公司接收了监利县五佳果蔬专业合作社、武汉大学河南校友会共同捐赠的平包20吨。2020年3月12日,武汉市汉阳区人民政府接收了监利县五佳果蔬专业合作社、豫珞珈天微公益活动组、武汉理工大学武汉校友会共同捐

赠的爱心蔬菜3000斤。2020年3月12日,中法武汉生态示范城恒大社区居民委员会接收了监利县五佳果蔬专业合作社、武汉大学河南校友会、志愿者李洋先生共同捐赠的8吨平包蔬菜。2020年3月12日,武汉仁爱医院接收了监利县五佳果蔬专业合作社、武汉大学河南校友会、武汉仁爱医院共同捐赠了7000斤平包蔬菜。2020年3月21日,仙桃市边北春花园、江汉物业有限公司接收了监利县五佳果蔬专业合作社、豫珞珈天微公益活动组、武汉理工大学武汉校友会、随州首佳物业公司共同捐赠的冬瓜25000斤。同时,李先生私人掏腰包,捐出2020元交给所在的港西社区,作为抗疫费用。

后来武汉等处的居民反映,李先生捐献的这批蔬菜很新鲜。李先生就是这样一条坦坦荡荡的信义汉子。 如今的李先生依然不管别人怎样评论他,还是坚持着自己做人做事的原则,在喧嚣的城市与宁谧的乡间往返,描画着属于自己的年轮。文/安频

[责任编辑:刘国鸿]
呵护地球
让爱成长
关爱留守儿童
绿色出行
鲁冰花

关于我们| 网站概况| 法律顾问| 服务条款| 人员查询| 广告服务| 供稿服务| 合作伙伴|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有害短信息举报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阳光· 绿色网络工程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北京通信局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邮箱:chinajiceng@163.com    电话:010-63607677

备案号:京ICP备16016777号-3

Copyright© 2016 Chinajiceng.All Rights Reserved